当前位置: 首页 >  赏析  >  邮戳  >  文摘与史料

读《信销邮趣》文集随想

发布时间:2018-03-09 11:00:53

年轻的徐阳邮友策划出版了一本《信销邮趣——信销邮文选辑》近期与大家见面了,此书出版之前,徐阳就与我多次商讨出书的细节,文章如何删选、书在哪里出版、开本大小、乃至印量等都有所涉及。为了这部文集,他前前后后、反反复复地思索了有两年之久。

    最终,《信销邮趣——信销邮文选辑》由出版社出版,字数122千字,其中精装本50本、平装本850本、作者专属本200本。

    据我所知,当时出版此书亦很多不同意见,有人认为年轻的徐阳没有这个能力,有人认为此书的出版毫无意义、有人认为根本就是在瞎搞。对此,我始终力挺徐阳。其一,自古以来有志不在年高,年少有为的徐阳在集邮上的想法颇多、头脑甚为灵活,我看好他的能力;其二,信销票是大多数集邮者集邮之初最早接触的,甚至是起到了集邮启蒙的作用,很多集邮者对信销票有着特殊的情愫;其三,迄今为止,集邮界没有一本是系统的研究信销票的著作,此书的出版正好可以填补这一空白。

    《信销邮趣——信销邮文选辑》书中收录了老一辈集邮家郭润康、林衡夫、唐无忌等文章,还有活跃于邮坛的王宏伟、梅海涛、程兵、喻金刚、王平、张建伟、吴显峰、左鹏等,这些都在我的意料之中。意料之外的是,全国集邮联会长杨利民也给徐阳投来了稿件《应该提倡集信销票》,而且还担任此书的名誉主任,既投稿、又写信、还题字,会长亲历亲为,让集邮者颇感温暖。林衡夫、老蔡、尹璐还分别为此书作序,三人联袂,整容强大,可见此书在集邮界引起了足够的重视。

    细读《信销邮趣——信销邮文选辑》,书中收录的文章除了讲述收集信销票的故事和收集信销票过程中的喜怒哀乐外,还有一些文章是起到引导性作用的,比如集邮家林衡夫的《我收集信销票的经历》一文,从信销票中寻找到了生肖集邮的乐趣,他把盖有清代干支戳的信销票放入生肖邮集中,以此来提升邮集的收集难度和珍罕性,他还把多余盖有干支戳的信销票支援其他邮友,帮助他们编组邮集。他对信销票的感情正所谓“信销集邮绵延长,老辈以此乐收集。传邮始有信销票,票戳一体寓史意。”足见林老对信销票的钟情。洪承熙的《青少年集邮 信销票起步》,他明确提出学生集邮可以从信销票开始,把信销票作为学生集邮增知、集邮怡情的基础,从而达到培养集邮爱好者的目的,让集邮后继有人。徐宝煌在《传统邮集中的“旧票”》一文中就阐述了旧票放入传统邮集中要有理由,就是要说明一个新票说明不了的问题,比如一些邮票因为种种原因很少使用,旧票很少见等,以此来体现作者的研究。笔者的《用“圆圈分级法”来收集信销票》一文,就是向读者介绍了一种收集信销票的方法,由于信销票收集的难度,不是每一次都能收集到满意的信销票的,收集上好的信销票品相需要在收集过程中逐步更换、逐步提升,因此笔者公开的这套方法也是非常实用、是行之有效的。

    此书的“作者专属”版本对我来说倍感亲切,因为封面鲜红的T.46《庚申年》猴票就是我的藏品。那天,徐阳来电告急,要我提供一枚品相上乘的信销猴票作为书的封面,于是我将此信销猴票扫描后供他使用,由于这枚猴票加盖邮戳的位置极小,因此有多人出比我其他信销猴票多出两千元的价格,我都没有出让,这次正好派上了用场,实属幸事。(唐孝飞)

下一篇:史料丰富的《两岸交流30周年邮票展览特刊》
金亚洲总代